诗和远方固然重要, 但能把眼前的苟且过好更重要。